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ji的博客

 
 
 

日志

 
 

【转载】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2016-11-04 12:04: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中国有句老古话"富不过三代",但历史上有一个名人之后足足兴旺了八百年,他就是范仲淹。范公的乐善好施和为政清廉毫无保留的遗传给了他的儿子们,子孙后代中为官者也不在少数,所以有一个说法:世人若想后代子孙昌绵久远,当学范公积善造福之方。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正是这样一个清正廉洁的典范,因为他经历过贫寒的岁月。那时候他到一个寺院求学,寒冬时他把稀饭盛在碗里并放在室外让它结成冰,然后将一碗稀饭划成四个格子,并规定自己每餐只能吃其中的一格。"穷则致富",他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生活条件下中了举人做了官,文官做到宰相、武官坐到元帅,做到如此高的职位自然收入也不会少,而范仲淹生活依然过得很清聘,因为他赚到的所有钱都拿来兴办义学、义田,为国家培养人才,有三百多户人家的清贫子弟是靠着他的俸禄生存下来的,到死他连丧葬费都不够。

他在寺院求学时还发生过一个小故事:一天夜里范仲淹正在月下苦读,寺中长老见他没吃饭就拿出一块面饼静静放在桌上走了,范仲俺估计已经一心扎入书海压根没注意到,忽然他听到耳旁传来一阵阵"吱吱”的叫声,才发现不知道从哪钻出来的一只老鼠竟叼起他的面饼就跑,他觉得好奇,一路跟随老鼠到一棵紫荆树下的一个老鼠洞,一时兴起他拿起铁锹去挖老鼠洞,黄土下有一块石板,他搬开石板,结果眼前发生惊人的一幕——石板下竟然全是灿灿的金元宝!换作是谁看见这个不心动?而且他是孤身一人,加上家里很贫穷,但他只是看了看就把石板和黄土重新埋上,将这个秘密埋藏在心中,待他为官也没有说出。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几十年后的一天,他年轻时求学的寺院醴泉寺不幸被大火烧毁,寺院长老派人求助范仲淹,他突然想起当年的那些元宝,写了一张纸条叫来人交给长老,纸条上写着:荆东一窑金,荆西一窑银,一半修寺院,一半赠僧人。

  他常说:"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有人不免会问,我们不都是秉持着"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吗,范仲淹这样做对子孙后代有什么好处?既然范公能名垂千史那就自然有他不同于常人的品性,正是他的榜样力量促使他的四个儿子个个都做上了宰相、公卿和侍郎,而且个个都道德崇高,舍财救济众人。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到了他的曾孙辈,甚至出过也七十多位做到部长级以上的官员,延续至今仍有范家后代,经久不衰,依然流传着他们的始祖兴办义田、义学的传统,极受世人的爱戴。范仲淹一生都秉持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行义,就像司马光的态度:“积书于遗子孙,子孙未必能读”。那还“不如积阴德于冥冥当中,以为子孙长久之计”,这也是范公后代能延续千年的道理。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据说他有一次在苏州买了一处住宅,被一位风水先生夸奖说"此屋风水极好,后代必出大官"。听闻,范仲淹立刻把宅子捐出来改作学堂。因为在他看来让苏州城百姓的子孙都能出人头地,比起一家独自享福,岂不更好?有这样的祖先做了榜样,后人又怎么可能无才无德?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诤友与政敌——王安石与司马光

王安石(10211218日-1086521日)(宋真宗天禧五年生),字介甫,号半山,临川(今江西抚州市临川区)人,北宋著名的思想家、政治家、文学家、改革家。“唐宋八大家” 之一。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司马光(10191117-1086) (宋真宗天禧三年生),字君实,号迂叟,陕州夏县(今山西夏县)涑水乡人 ,世称涑水先生。北宋政治家、史学家、文学家。主持编纂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

诤 友

司马光比王安石长两岁,年龄相仿,同朝为官,“十有余年,屡尝同僚”, 更重要的是他们“游处相好之日久”,“平生相善”。 他们都蒙受过欧阳修的教诲和举荐,又同梅尧臣为忘年之交。他们各自的文集中,迄今仍保留着许多互相唱和的诗赋。其中王安石那别出新裁的《明妃曲》,及欧、梅、司马等人的和作,一度盛传于都下。

王安石与司马友谊之笃厚,莫过于他们共同担任馆职——皇帝文学侍从的时期。连同另外两位同僚韩维、吕公著,他们“特别友善,暇日多会于僧坊,往往宴谈终日”,被称为“嘉祐四友”。

他们的品格相似,志趣相投:“不爱官职,不殖货利”,勤奋刻苦,“难进易退”。他们也有相同的作风和习尚:不嗜饮酒、不好声色、不喜奢靡、酷爱读书。他们甚至还有相近的秉性和共同的怪癖。为有这许多类似和共同之处,他们彼此那互相“倾慕之心,未始变移”,就连租赁住宅,王安石也宁愿和司马光做邻居。

熙宁二年(1069年)王安石任参知政事(副宰相)之际,欧阳修曾专函致贺,司马光弹冠相庆,韩、吕等诸友都磨拳擦掌,预备助他一臂之力。这年五月,司马光发现吕诲袖藏弹劾安石之文,竟愕然不解,悉力劝阻;回到学士院默坐终日,亦想不出安石究有何“不善之迹”。

政 敌

王安石主张对宋初以来的法度进行全盘改革,革除宋朝存在的积弊,扭转积贫积弱的局势。熙宁二年(1069年),拜相以后以惊人的气魄实施了他的变法方案(激进改革派),以发展生产,富国强兵,挽救宋朝政治危机为目的,以"理财""整军"为中心,涉及政治、经济、军事、社会、文化各个方面。变法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北宋积贫积弱的局面,充实了政府财政,提高了国防力量,对封建地主阶级和大商人非法渔利也进行了打击和限制。然变法不久,遭到许多人的反对,其中有以司马光为代表的保守派,包括欧阳修、苏轼、苏辙等人。司马光曾用激烈的言辞弹劾王安石。

 当时宋神宗为王安石撑腰推行变法,司马光竭力反对,任命枢密副使,坚辞不就,于熙宁四年(1071年)离开京城隐居洛阳,十五年如一日,编纂《资治通鉴》(1084年完成)。

 变法在推行过程中由于部分举措的不合时宜和实际执行中的不良运作,也造成了百姓利益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害(如保马法和青苗法),加之新法触动了大地主阶级的根本利益,同时,“改革派”内部矛盾激化,导致分裂,最后变法以失败告终。

 元丰八年(1085年),哲宗继位,高太皇太后听政,召司马光入京主国政,数月间罢黜新党,尽废新法,史称“元祐更化”。

 或许,正是新法遭到重大挫折的讯息,加剧了王安石背上的疮毒,使他倏然而逝。噩耗传到开封,传到同样衰病不堪的司马光耳中。司马光深为悲憾。他预感到安石身后,可能会遭受世俗的鄙薄和小人的凌辱。他立即抱病作书,告诉右相吕公著:“介甫文章节义,过人处甚多……不幸介甫谢世,反复之徒必诋毁百端。光意以谓朝廷宜优加厚礼,以振起浮薄之风!” 几个月后,司马光亦撒手人寰。

 宋人冯澥说:“王安石、司马光,皆天下之大贤。其优劣等差,自有公论。” 在维系赵宋王朝的共同目的下,在政策的争辩中,他们各执己见,寸步不让,略无情面;然而,在个人之间,却依旧洽守友义,不负夙契——既没有权势的倾轧、阴险的残戕,也不曾互相诬谤、暗害中伤。

 作为文学家,此二人佳作不胜枚举,在中国文学史史上亦占有一席之地,作为政治家,二人地位举足轻重,为国尽心尽力。他们亦敌亦友,惺惺相惜,可传佳话!!

 

君子和而不同——古代名相王安石与司马光的一段佳话

 中国有一个家族,祖孙多为官员,800年兴盛不衰,至今仍受爱戴 - 季老頭 - 季也亲的博客

                                                    司马光和王安石在宋神宗面前激烈争执

  北宋曾经有两个宰相,一个叫司马光,一个叫王安石。一个是保守派,一个是改革派。司马光打小就很聪明,幼年时同伴不慎掉进水缸,眼看要淹死,司马光人小体弱,无力把他救出来,情急之下,搬块石头将缸砸破,水流了出来,同伴于是得救。“司马光砸缸”,成了流传千古的美谈。 
       
他性情温和,待人宽厚,及至做了宰相,也理循旧法,秉承祖制,主张“无为而治”,言辞有度,服饰得体,乃谦谦君子。     
       
王安石从小书读得很好,“名传里巷”,他老成持重,年纪轻轻就不苟言笑。少年得志,官运亨通。执掌朝廷大权,“严己律属”。除了不爱洗澡,穿衣服相当不讲究外,经常头发蓬乱就上朝觐见天子,号令文武。按当时的标准,他基本上算是神经病。然而皇帝很欣赏他,尽管王安石是典型的“脏乱差”,依然“皇恩殊厚”,成为当朝宰相,锐意改革,推行“一条鞭”法,想方设法为大宋收税,充盈国库。
       
司马光和王安石,性格迥异,又是政敌,两个人你方唱罢我登场,轮流做宰相,相当的不对付。
       
他们两人的政治主张,相差十万八千里。在庙堂之上,司马光和王安石是死对头,彼此都认为对方的执政方针荒谬至极。彼此都觉得自己比对方高明,比对方正确,比对方更了解国情。所以在争夺权力的过程中,两人丝毫都不客气,用各种手段,向对方痛下杀手。斗争的结果是王安石获胜,司马光从宰相宝座上被赶了下来。 
      
王安石大权在握,皇帝询问他对司马光的看法,王安石大加赞赏,称司马光为“国之栋梁”,对他的人品、能力、文学造诣都给了很高的评价。 
      
正因为如此,虽然司马光失去了皇帝的信任,但是并没有因为大权旁落而陷入悲惨的境地,得以从容地“退江湖之远”,吟诗作赋,锦衣玉食。
       
风水轮流转。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愤世嫉俗的王安石强力推行改革,不仅触动了皇亲贵胄的利益,也招致地方官的强烈不满,朝野一片骂声,逢朝必有弹劾。“曾参岂是杀人者,一日三报慈母惊”。皇帝本来十分信任王安石,怎奈三人成虎,天天听到有人说王安石的不是,终于失去了耐心,将他就地免职,重新任命司马光为宰相。
       
墙倒众人推,破鼓万人捶。王安石既然已经被罢官,很多言官就跳将出来,向皇帝告他的黑状。一时间诉状如雪,充盈丹樨。皇帝听信谗言,要治王安石的罪,征求司马光的意见。 
      
很多人都以为,王安石害司马光丢了官,现在皇帝要治他的罪,正是落井下石的好时机。然而司马光并不打算做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恳切地告诉皇帝,王安石嫉恶如仇,胸怀坦荡忠心耿耿,有古君子之风。陛下万万不可听信谗言。

来源:“如一斋”公众平台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