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jiji的博客

心道盛开,清风徐来,行稳致远

 
 
 

日志

 
 

【转载】五 方 元 音  

2014-11-21 10:06:41|  分类: 古籍收藏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hongbinji《五 方 元 音》

五 方 元 音

 

泜水草堂主人 文/图

 

     字典,凡做过学生的,无人不晓;但说到古代字典,就鲜为人知了。

    你知道几百年前古人使用什么字典吗?你想一睹古代字典的芳容吗?

    那就让我先讲个故事,一个我的隆尧县同乡的故事。

    他叫樊腾凤,诞生于409年前的明末万历29年,当时属顺德府唐山县,今天的隆尧县西良前村,他是个读书人,还考取过功名。明亡清兴之际,他投身反清复明活动,自为军师,革命失败后,为躲避清兵追捕,躲进地窖,藏了三年。

    就是这个当年30出头血气方刚的樊腾凤,就是在那个坐井观天、暗无天日的地窖里,写成了广为传颂300多年,直到清末民初新文化运动兴起后才慢慢淡出人们视线的《五方元音》。也是这个樊腾凤,成为隆尧人、邢台人至今念念不忘、如数家珍、敬重有加的文化旗帜和学界名人。你使用任何一个搜索引擎,轻轻输入他的名字,几百条信息就会扑入你的眼帘。我写下这篇文字,也更多地是出于对他的敬重,对故乡的眷恋。客观地讲,在浩瀚的中国古代典籍里,《五方元音》从内容到刻工到品相到种类,大多还够不上善本的标准,更难以放在本人古籍漫谈的第三篇的交椅上。爱屋及乌,也许是多数人的情愫吧。

    《五方元音》是一种韵书类字典,发行量巨大,我收藏的版本中,刻印发行的书局就有书积堂、善成堂、会文堂、复顺堂、聚元堂、万元堂、三义堂、敦和堂、有益堂、文兴堂、树德堂、书业德藏板、经余厚藏板、东昌聚盛堂书坊、藜元阁、扫叶山房、姑苏桐石山房、保定群玉山房、上海自强书局、上海大成书局、上海广益书局、上海锦章书局等等,不一而足。从版式和装帧看,更加丰富多彩,有刻印本、石印本、套印本、红印本、巾箱本、两截版本、三截版本、五截版本。从刊刻年代看,有嘉庆本、道光本、咸丰本、同治本、光绪本、宣统本和民国本。据我揣测,它的发行量清代最大,胜过著名的《康熙字典》,仅次于现代技术条件下的《现代汉语词典》;从品种和出版机构数量来说,绝对是老大,《康熙字典》是清政府官方印行,《现代汉语词典》是商务印书馆自然垄断。但,品相大多一般,我经眼和收藏的书中,品相大多在五品以下,这从另外一个侧面,也说明它流传甚广,被人翻阅甚多。

    由于跟樊腾凤是同乡的关系,我多年来一直对《五方元音》喜爱有加,不仅自己搜罗,还广泛发动书友帮助寻找。特别是侯方海老先生,给了我莫大的支持,他曾经是我单位的一位领导,大学学的核物理专业,工作是行政公务员,业余爱好是古文字。当他得知我遍搜此书并欲捐赠给樊腾凤纪念馆时,慷慨地赠予了我一箱子珍藏,使我的藏书数量发生剧变。今天是周六,也是我和妻子结婚20年纪念日,除了陪妻子回忆20年相濡以沫沧海桑田,就是一时兴起花了四五个小时的时间整理了所有的藏品《五方元音》。她在一旁,一边感叹我对古籍的痴迷,话里有音地嗔怪我相对于古籍来说对她的漠视和冷落。不清理不知道,一清理吓一跳。足足有66部,其中有重复的刻本,有一册一部的,有多册一部的,木刻本、石印本、巾箱本琳琅满目,我自己都感到惊奇,感到兴奋。《五方元音》相对于今天的字典,发行量大,存世量也大,找寻起来也相对容易,价格也不高,但能搜罗到66种,的确不是一件易事。

 

 


 

    我自诩有一定的古代汉语言文字基础,曾试图深入研究《五方元音》的内容。但费了不少功夫,还是无功而返,也许不是我的智商不济,也许不是信心崩溃,也许不是外界诱惑太多静不下心来,也许不是前辈的经典太深奥,而是知识的断层,阻隔了我与它的亲密接触。它是一部韵学著作,到了清末民初查字方法渐渐被新的汉字拼音方式取代,而到了五六十年代,又被BPMF等阿拉伯字母拼音取代。我是学着字母拼音长大的,五六十年的文化断层,使得我难以靠自学轻松攻克它了,我只能望书兴叹。好在我并不想成为古文字学家,对其内容的关注渐渐转向对其版本的关注、对数量的追求。遇到力所不能及的事,阿Q精神胜利法也许最有效,这也是我面对失败、面对挫折而经常使用的武器。

 

 

        

 

 

         

    《五方元音》读不懂,但还可以抄来一段介绍它的文字。据说,它采用的是反切法,用十二个韵母和二十个声母来排列组合。十二个韵母是:一天、二人、三龙、四羊、五牛、六獒、七虎、八驼、九蛇、十马、十一豺、十二地。二十个字母是:梆、匏、木、风;斗、土、鸟、雷;竹、虫、石、日;剪、鹊、系、云、金、桥、火、蛙。据说用这种方法查字很方便。但究竟怎么方便,我估计此生是搞不懂了。 

    据记载,《五方元音》成书之后,最早在清顺治十年(1653年)木刻出版。樊腾凤死后,家境中落,其子樊芳将《五方元音》推向市场。到了清末,后人将木版卖给山东省东昌府聚盛堂等书坊书肆,后又进一步扩散,把木版带到上海用石印翻印,最大规模地进入市场。石印本,从技术水平上看完全可以印制得十分精美,但受利益驱动,流入社会并存于今日的却是大量的邋遢本,不能不让人质疑和生憾。上海锦章图书局印行的石印本,封面题“五方元音大全,樊腾凤先生原本”,流传最广,缺点是纸张次,墨色漫漶。

 

 


 

 

 

        古籍漫谈之三:五方元音


     此书在清代经过两次增补。首先是清广宁人年希尧,在康熙四十九年(1710年),他刻印了增补本《五方元音》,又在雍正五年(1727年),重新校对,比之前他自己的增补本以及樊氏原作相去甚远。年希尧自称“增者十之五,删者十之一”。之后,繁水人赵培梓也对《五方元音》进行了增补,原书的十二韵目没有变,但赵氏在每韵下都注明了诗韵的韵目字,另将原书的二十个声母改用旧三十六字母,改动较大,失去了樊氏《五方元音》原貌。

 

            

 

            

 

   值得高兴的是,这些藏品中,出现了几部河北藏板的影子,他们分别是保定群玉山房、保府博文堂、深州荣德堂和泊镇聚元堂的刻本。真是意外的收获!也足见《五方元音》发行量之巨、影响之远、受众之多。

 

 


 


 


 

    看着这些珍藏,不禁感慨万分,感到了沉甸甸的收获,沉甸甸的兴奋,沉甸甸的幸福。整理出了所有书目,列出十五部有代表性的,请君鉴赏:

    1、《增补剔弊五方元音》,清嘉庆15年(1810)藜元阁藏板,1函5册全,竹纸,半页10行,每行25字,白口,四周单边,开本16.5×11cm   

    2、《铜版五方元音大全》,清光绪甲辰年(1904)刻本,树业德藏板,广宁年希尧增补,1册,竹纸,半页9行,白口,上下单边,左右双边,单鱼尾,开本15×11.5cm, 有牌记,品相平,有序言

    3、《增补剔弊五方元音》,清咸丰壬子年(1852)镌,姑苏桐石山房藏板,1册,两截版,竹纸,半页10行,白口,上下单边,左右双边,单鱼尾,开本19×12.5cm, 有牌记,品相平,有序言,有眉批

    4、《新纂五方元音全书》,清光绪癸未年(1883)重镌,扫叶山房藏板,存元、贞2册,缺亨、利2册,竹纸,半页10行,白口,四周单边,单鱼尾,开本20.5×14cm, 有牌记,品相平,有序言,钤印“扫叶山房督造书籍”

    5、《剔弊广增分韵五方元音》,清刻本,繁水丹宸赵培梓改正新编,上下2册全,两截版,竹纸,半页11行,每行25字,白口,上下单边,左右双边,无鱼尾,开本18.5×12.5cm, 无牌记,品相平,原函套

    6、《铜板五方元音》,清刻本,善成堂藏板,2册全,竹纸,半页9行,白口,上下单边,左右双边,单鱼尾,开本16×12cm, 有牌记,品相平,有序言

    7、《铜板五方元音大全》,清同治甲戌年(1874)刻,经余厚藏板,年希尧增补,1册,竹纸,半页9行,白口,上下单边,左右双边,单鱼尾,开本16.5×12cm, 有牌记,有序言

    8、《新纂五方元音》,清刻本,1册2卷全,竹纸,半页9行,白口,四周单边,无鱼尾,开本18.5×11cm, 无牌记

    9、《新纂五方元音全书》,清光绪17年(1891)新刊,东昌聚盛堂书坊藏板,6册12卷全,竹纸,半页10行,白口,四周双边,单鱼尾,开本13×10cm, 有牌记,巾箱本,有序言,有眉批

    10、《增补剔弊五方元音》,清光绪丁亥(1887)新镌,有益堂藏板,繁水丹宸赵培梓改正新编,5册2卷全,两截版,竹纸,半页10行,小黑口,上下单边,左右双边,无鱼尾,开本11×8cm, 有牌记,巾箱本,有序言,有眉批

    11、《剔弊广增分韵五方元音》,清刻本,门徒聘儒郭珍敬书,存4册,两截版,竹纸,上下单边,左右双边,无鱼尾,开本18.5×12.5cm, 无牌记,品相平

     12、《五方元音便览》,清敦和堂刻本,1厚册,竹纸,四周单边,无鱼尾,开本19×11, 有牌记

    13、《增补五方元音》,清道光25年万元堂刻本,4册,竹纸,四周单边,单鱼尾,开本17×12cm, 有牌记

    14、《增补剔弊五方元音》,民国3年保定群玉山房刻本,4册,竹纸,双边,无鱼尾,开本14×8.5cm,有牌记

    15、《新纂五方元音全书》,清光绪甲申年(1884)文兴堂藏板,4册,竹纸,开本19.5×13.5cm, 有牌记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黄尘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你带不走那一串串熟悉的姓名。”

    《历史的天空》在我耳边响起。是啊,“兴亡谁人定/盛衰岂无凭/一页风云散/变幻了时空/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担当了生前事/何计身后评/长江有意化作泪/长江有情起歌声/历史的天空闪烁几颗星/人间一股英雄气在驰骋纵横。”

    樊腾凤曾经历过刀光剑影,经历过改朝换代,经历过离合聚散,经历过精神纠结,经历过物质贫乏,经历过笔纸耕耘,经历过灵感激荡,,,他,已像流星疾驰而去,但他的著作、他的思想、他的精神依然在感染、浸润着后人,像人间一股英雄气在永远地驰骋纵横。

 

 

                                                           2010年12月1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